?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長江流域 2.41萬座小水電進行生態流量專項整治,走上綠色轉型之路
來源:科技日報 時間:2020-06-12 字體:[ ]

近年來,按照國家的總體部署,長江沿線10省市已展開行動,開展小水電站生態流量確定、泄放設施改造、生態調度運行、監測監控等工作,健全保障生態流量長效機制,力爭在2020年底前全面落實小水電站生態流量。

水利部日前印發的《河湖生態流量確定和保障工作指導意見》,針對我國當前一些流域區域生活生產生態用水矛盾突出、河流斷流、湖泊萎縮、河湖生態功能下降等問題,根據生態文明建設總體部署,結合管理實際,明確了河湖生態流量確定和保障工作的指導思想、基本原則和主要目標。

河湖生態流量是指為了維系河流、湖泊等水生態系統的結構和功能,需要保留在河湖內符合水質要求的流量(水量、水位)。保障河湖生態流量,事關江河湖泊健康,事關生態文明建設,事關高質量發展。保障河湖生態用水,維護長江健康生命,推進全流域2.41萬座小水電站綠色發展,是必由之路。

近年來,按照國家的總體部署,長江沿線10省市已展開行動,開展小水電站生態流量確定、泄放設施改造、生態調度運行、監測監控等工作,健全保障生態流量長效機制,力爭在2020年底前全面落實小水電站生態流量。

部分早期建成的小水電站缺乏整體規劃

單站裝機5萬千瓦及以下、數量2.41萬座,是了解我國長江經濟帶10省市小水電站的兩個關鍵數字。

大寧河是長江的一級支流,起點位于重慶境內的大巴山南麓,西溪河和東溪河是它的兩條支流。但由于3個梯級引水式中小電站的存在,讓西溪河道一度干涸。西南大學漁業資源環境研究中心主任姚維志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西溪河中曾有眾多魚類,它們習慣順著上游河段來產卵,然后往下游尋找蟲食餌料代代繁衍。如今,這種洄游和遷移方式已被阻斷。

上世紀80年代以來,隨著“西電東送”和小水電站密集開發,長江沿線人們紛紛筑壩引水,攔河發電,一度造成部分支流“毛細血管”的斷流、堵塞,給長江流域水生態環境帶來重壓,也給萬里長江流域的綠色可持續發展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一位不愿具名的魚類系統分類專家告訴科技日報記者,長江大小支流對魚類的繁衍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由于多方面的原因,如今最常見的青、草、鰱、鳙“四大家魚”魚苗發生量也大幅減少,數量不足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幾百分之一;年齡結構、個體大小、性比和早期資源量均呈衰退之勢;一些珍稀、特有魚類已經滅絕或瀕臨滅絕。

魚類資源的變化,是長江支流生態環境變化的一個縮影。根據國家審計署發布的《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審計結果》顯示,截至2017年底,長江經濟帶10個省市已建成小水電站2.41萬座,最小間距僅100米。其中,6個省在自然保護區劃定后建設78座小水電站,7個省有426座已報廢停運電站未拆除攔河壩等建筑物。更為嚴重的是,過度開發致使333條河道出現不同程度斷流,斷流河段總長1017公里。

在特定的經濟環境下,小水電站確實做出了應有的貢獻。但也有專家提醒,早期建成的部分小水電站,缺乏對河流的整體規劃,有的在建設過程中沒有嚴格履行程序、無序開發、管理粗放,根源在于制度不健全,不可避免地改變了局地生態。

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指出:“發展經濟不能對資源和生態環境竭澤而漁,生態環境保護也不是舍棄經濟發展而緣木求魚,要堅持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

2019年10月,水利部、生態環境部正式印發《關于加強長江經濟帶小水電站生態流量監管的通知》,要求加強生態流量監督管理,健全生態流量保障機制,力爭2020年底前長江經濟帶省市全面落實小水電站生態流量。

解決下泄生態流量不足、梯級過密、部分河段減流干涸等環境問題,讓長江干支流的活水流動起來,是落實總書記關于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努力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生態更優美的黃金經濟帶等重要講話的具體行動。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的一系列舉措在全域展開。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發展的重要支撐。要實現長江經濟帶發展,就要堅持生態優先,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逐步解決長江生態環境透支問題,需要科學運用中醫整體觀,追根溯源、診斷病因、找準病根、分類施策、系統治療。

生態流量泄放讓清泉潤澤每一條河道

金沙江右岸支流橫江,是長江上游的最后一條支流,位于云南省昭通市境內。橫江中游的關河,兩岸滿目蒼翠,環境優美。關河尾段上,有一座叫“沙沙坡”的河床式梯級電站,電站裝機為兩萬千瓦,由于沒有調節能力,2010年1月試運行投產至今,一直按天然來水量發電。

“我們的電站不改變天然河道的水文情況,發電也不影響水體水質,經過水輪機的水,也就是我們泄放的流量。”沙沙坡水電站辦公室主任蔡永彬告訴科技日報記者。但為接受全流域生態流量監管,2020年1月,他們積極在壩前安裝了超聲波水位儀,泄洪閘處安裝了閘門開度計,尾水處安裝了水位傳感器。通過機組負荷、水頭、閘門開度計算下泄總流量,流量數據和泄放實時視頻,已接入縣級監測系統進行監控。

與沙沙坡電站不同,石樓梯電站地處受滇池之水潤澤的螳螂川下游河段,2014年增效擴容改造后裝機10600千瓦,是典型的引水式開發。

“引水式電站就是利用坡降平緩的引水道引水,而與天然水面形成符合要求的落差。如不泄放,往往會造成壩下部分河段枯水或斷流。”云南省水利廳農村水電及電氣化發展局水電處工程師蘭丹說。

2018年以來,金沙江流域小水電站清理整改中,石樓梯電站通過提升閘門,泄放最小生態流量達到每秒3.8立方米,并在壩前安裝水位與閘門開啟度遙測設備、攝像頭,利用電站圖像監控設備,通訊網設施等進行生態流量監控。電站的生態流量數據經過處理,通過GPRS上傳至昆明市和富民縣兩級水務局監管App上。上級監管人員通過手機,就可以實時查看泄放數據和視頻,確保電站下游河段有相應來水。

像沙沙坡和石樓梯這樣的小水電站,在云南境內共有2274座。

“這些電站不止在長江流域,還覆蓋了瀾滄江、紅河、珠江等幾大水系,云南省已嚴格按照國務院和水利部、生態環境部的要求,一站一策,安裝泄放檢測設施。6月底前全面建成監管設施平臺,年底前完成小水電站生態流量監管的全覆蓋。”云南省水利廳農村水電及電氣化發展局副局長胡建華說,這也是云南爭當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的具體實踐。

抓住小水電站清理整治的“牛鼻子”

今年5月7日,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寨縣,當地組織了三龍井、南畈、七嶺、大橋、興田、毛河、撞畈、豐坪、紅石嘴、沙河店等10座水電站,進行了清理整改銷號審查會。審查表明,10座水電站生態流量視頻監控設施安裝完成、運行正常;生態流量監管和監控系統模塊數據能和上級平臺有效聯通共享。這也是六安市第一批通過小水電站清理整改銷號驗收的水電站。

與此同時,科技日報記者了解到,江蘇、浙江、江西、湖北、湖南、重慶、四川、貴州、云南等省、市水利和生態環境部門正緊鑼密鼓的推進和落實水利部、生態環境部關于加強長江經濟帶小水電站生態流量監管的要求,確保2020年底前全面落實小水電站生態流量泄放目標,絕大多數省市已取得階段性成果。

“對于中小水電站而言,增加生態流量,基本上就是直接減少了水電站的收益。因為在保證生態流量的同時,相應可以用來發電的水量就減少了。”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湯秋鴻說。

“我們要科學地認識小水電站。一方面,要充分發揮小水電站的綠色稟賦優勢;另一方面,也要通過科學規劃、嚴格監管去規避農村小水電站粗放式開發的問題。”水利部農村水電與水庫移民司司長邢援越說。記者了解到,加快小水電站綠色發展進程,全面推進小水電站監管,是今年我國農村水利水電領域要做好的重點工作,也是確保完成小水電站清理整改目標任務的基礎。

萬流涌活水,滔滔向大江。2020年這一關鍵之年,人們期待2.41萬座小水電站生態流量專項整治實現向常態化管理的轉變。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天津体彩网-直播